加載中........
×

【盤點】2019年度J Clin Oncol雜志匯總(十)

2019-10-11 作者:shao sai   來源:MedSci原創 我要評論0
Tags:

JCO:生長抑素類似物治療晚期神經內分泌腫瘤患者的無進展生存期的預測:GETNE-TRASGU研究

生長抑素類似物(SSAs)被推薦用于大多數分化良好的腸胰(GEP)神經內分泌腫瘤患者的一線治療,然而,該治療的益處是異質的。

最近的一項研究的目的是開發和驗證SSA治療患者的無進展生存(PFS)預測模型。

研究人員從西班牙神經內分泌和內分泌腫瘤登記處(R-GETNE)提取數據。患者資格標準包括GEP原發性,Ki-67為20%或更低,以及一線SSA單藥治療晚期疾病。

研究人員開發了一種加速失效時間模型來預測PFS,它被表示為列線圖和在線計算器。列線圖在一系列連續符合條件的患者(英國曼徹斯特的Christie NHS Foundation Trust)中進行了外部驗證。

該研究最終招募了535名患者(R-GETNE,n = 438;曼徹斯特,n = 97)。推導組中的中位PFS和總生存率分別為28.7(95%CI,23.8至31.1)和85.9個月(95%CI,71.5至96.7個月)。

與PFS顯著相關的9個協變量是原發腫瘤位置,Ki-67百分比,中性粒細胞與淋巴細胞比率,堿性磷酸酶,肝臟受累程度,骨和腹膜轉移的存在,記錄的進展狀態,以及啟動SSA時癥狀的存在。

GETNE-TRASGU(用腸道胰腺和未知原發性NETs中的生長抑素類似物治療)模型證明了適當的校準,以及公平的辨別能力,在推導和驗證系列中C指數值分別為0.714(95%CI,0.680至0.747)和0.732(95%CI,0.658至0.806)。

因此,GETNE-TRASGU基于證據的預后工具根據其估計的PFS對接受SSA治療的GEP神經內分泌腫瘤患者進行分層。在將來的試驗中對患有神經內分泌腫瘤的患者進行分層時,該列線圖可能是有用的。此外,它可以成為在日常臨床實踐中做出治療決策的有價值的工具。


JCO:PD-L1用于新診斷的晚期經典霍奇金淋巴瘤

Nivolumab用于新診斷的晚期經典霍奇金淋巴瘤:II期CheckMate205研究中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根據《臨床腫瘤學雜志》(JCO)8月刊發布的一項研究,Nivolumab是一種抗程序性死亡-1單克隆抗體,已在復發/難治性經典霍奇金淋巴瘤(cHL)中表現出頻繁和持久的反應,研究者報告了來自CheckMate 205試驗的隊列D的結果,該試驗評估了nivolumab單藥治療,其次是nivolumab加多柔比星、長春堿和達卡巴嗪(N-AVD)用于新診斷cHL的效果。

該項多中心、非對照、II期試驗的隊列D研究,納入18歲或以上未治療的晚期cHL患者(定義為III至IV和具有不利風險因素的IIB)。

患者接受4劑nivolumab單藥治療,然后接受12劑N-AVD。所有劑量均為每2周一次,nivolumab以240mg靜脈內給藥。

主要終點是安全性。

有效性終點包括客觀反應率和修正的無進展生存期,定義為疾病進展/復發、死亡或下一次治療的時間。

在可評估患者的霍奇金里德 - 斯特恩貝格細胞中評估染色體9p24.1改變和程序性死亡-配體1表達。

共招募和治療了51名患者。確診時49%的患者國際預后評分為3或更高。

總體而言,59%患者發生了3至4級與治療相關的不良事件。

10%的患者報告了與治療相關的發熱性中性粒細胞減少癥。

內分泌免疫介導的不良事件均為1級至2級,不需要高劑量皮質類固醇;所有非內分泌免疫介導的不良事件均得到解決(最常見的是皮疹;5.9%)。

在治療結束時,每名患者獨立放射學審查委員會的客觀反應率(95%CI)為84%(71%至93%),67%(52%至79%)達到完全緩解(5名患者[10%]無法評估且被視為無響應者)。

最短隨訪時間為9.4個月,9個月的無進展生存率為92%。

具有較高水平的Hodgkin Reed-Sternberg程序性死亡-配體1表達的患者對N-AVD具有更有利的反應(P = .041)。

Nivolumab后續N-AVD與新診斷的晚期cHL有希望的療效和安全性相關。


JCO:吉西他濱 - 艾日布林組合治療轉移性尿路上皮癌患者:最終報告(NCI-9653)

患有轉移性尿路上皮癌的患者通常不適合進行基于順鉑的治療。美國國家癌癥研究所癌癥治療評估項目贊助的試驗評估了吉西他濱 - 艾日布林組合在該人群中的耐受性和療效。

符合條件的患者是治療初期或復發的膀胱癌,輸尿管或尿道轉移性尿路上皮癌患者,且其不適合進行根治性手術,而不適合順鉑治療。

順鉑不適合定義為肌酐清除率小于60 mL / min(但≥30mL / min),2級神經病變或2級聽力損失。

招募的患者進行靜脈注射吉西他濱1,000mg / m 2,然后在第1天和第8天靜脈注射艾日布林1.4mg / m 2,在21天循環中重復直至進展或不可接受的毒性。

研究人員使用Simon兩階段II期試驗設計來區分實體腫瘤的反應評估標準,1.1版客觀反應率為20%對50%。

在2015年6月至2017年3月期間,共有24名符合條件的中位年齡為73歲(范圍62至88歲)的患者接受了治療。在11名,11名和2名患者中分別觀察到0,1或2的表現狀態。

疾病部位包括:淋巴結,16;肺,9;肝臟,7;膀胱,5;骨頭,2個。中位數為4(范圍,1到16)。

24例患者中,12例確診為反應者;觀察到的客觀反應率為50%(95%CI,29%至71%)。中位總生存期為11.9個月(95%CI,5.6至20.4個月),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5.3個月(95%CI,4.5至6.7個月)。

最常見的治療相關的任何級別的毒性是疲勞(83%的患者),中性粒細胞減少(79%),貧血(63%),脫發(50%),AST升高(50%),便秘,惡心,和血小板減少癥(每次42%)。

因此,對于順鉑不合格的患者,吉西他濱 - 艾日布林治療的反應和存活率與其他方案相比有利,但仍然需要進一步研究。


JCO:癌王治療現轉機,胰腺癌治療OS能翻倍

胰腺癌是公認的癌王,晚期胰腺癌的OS一直很難突破1年。白蛋白紫杉醇的問世給人們很大的希望,終于將胰腺癌的OS轉到12個月左右。最近的交替化療等新的治療理念,進一步使用OS延長。但是,真正改變癌王的,還需要創新性藥物。

最近密西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研究人員發現,阿斯利康(AstraZeneca)靶向DNA損傷修復機制的在研療法AZD1775,與化療和放療聯用,在治療新確診的局部晚期胰腺癌患者的1期臨床試驗中取得積極結果,延長了患者的總生存期。這項研究發表在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上。

胰腺癌是最為致命的癌癥之一,又被稱為“癌癥之王”。2018年,美國將有大約5.5萬人被診斷為胰腺癌,超過4.4萬人將死于該病。更加嚴峻的是,治療這種侵襲性疾病的藥物非常有限,而且多數無效。胰腺癌患者的五年生存率小于8%,并且80%的患者在被診斷時已經發生轉移。晚期胰腺癌的中位總生存期(OS)僅為3個月。

放療和化療藥物吉他西濱(gemcitabine)是胰腺癌的標準治療方法,他們都是通過對DNA造成損傷而起作用。但胰腺癌修復DNA損傷功能很強,這限制了標準療法的有效性。一種名為Wee1的蛋白酶在DNA損傷修復中發揮重要作用,而AZD1775是Wee1的抑制劑。它通過抑制Wee1的功能,讓胰腺癌對放療和吉他西濱重新敏感,同時對正常細胞的影響不大。

1期臨床試驗招募了34例局部晚期胰腺癌患者。除放療和使用化療藥物吉他西濱外,患者還接受不同劑量的AZD1775。該臨床試驗的首要目的是確定組合療法中AZD1775的最大耐受劑量。同時在試驗過程中,研究人員還發現,這種組合療法導致患者OS高于單獨使用放療或吉他西濱治療的歷史表現。所有患者在該臨床試驗的中位OS為22個月,而單獨使用吉他西濱治療的患者OS為12-14個月。

“如果我們能使胰腺癌細胞中的DNA損傷反應失效,就可能消除腫瘤的耐藥性,并使癌癥對放療和化療的影響變得敏感,”密西根大學醫學院放射腫瘤學副教授Kyle Cuneo博士說:“在放療和使用化療藥物吉他西濱治療中加入AZD1775,耐受性相對良好,生存期延長這一結果也令人鼓舞。未來,我們需要進一步研究這種有希望的組合療法。”研究人員計劃啟動2期臨床試驗,進一步研究這一組合療法在治療胰腺癌患者時的療效。

相信本藥物通過不斷的優化,或治療組合的優化,未來OS有望能進一步提升。


JCO:HER2陽性轉移性乳腺癌研究進展

8月20日美國臨床腫瘤學雜志(JCO)在線發表了HER2陽性乳腺癌進展

Pyrotinib或拉帕替尼聯合卡培他濱治療既往接受紫杉類、蒽環類和/或曲妥珠單抗治療的HER2陽性轉移性乳腺癌:隨機,II期研究

目的

Pyrotinib是一種不可逆轉的泛ErbB抑制劑,在I期試驗中顯示出有希望的抗腫瘤活性和可接受的耐受性。我們在開放標簽、多中心、隨機II期研究中評估了pyrotinib與拉帕替尼聯合卡培他濱治療人表皮生長因子受體2(HER2)陽性轉移性乳腺癌的療效和耐受性。

方法

先前用紫杉類、蒽環類抗生素和/或曲妥珠單抗治療HER2陽性復發或轉移性乳腺癌的中國患者(1:1)每天口服1次400 mg pyrotinib或拉帕替尼1250 mg,連續21天,聯合用藥卡培他濱(第1至14天每天口服1000 mg / m2)。主要終點是由研究者根據“實體瘤療效評價標準(RECIST 1.1)”評估的總體反應率。

結果

2015年5月29日至2016年3月15日期間,128名符合條件的患者被隨機分配到pyrotinib(n = 65)或拉帕替尼(n = 63)治療組。

pyrotinib組的總反應率為78.5%(95%CI,68.5%-88.5%),拉帕替尼組為57.1%(95%CI,44.9%-69.4%)(治療差異,21.3%; 95%CI,4.0%-38.7%; P =0.01)。

使用pyrotinib的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18.1個月(95%CI,未達到13.9個月),拉帕替尼組為7.0個月(95%CI,5.6-9.8個月)(校正風險比0.36; 95%CI,0.23-0.58; P <0.001)。

最常見的3至4級不良事件是pyrotinib組16例(24.6%)、拉帕替尼組(20.6%)13例發生手足綜合征;腹瀉分別是10例(15.4%)、3例(4.8%); 中性粒細胞計數減少分別是6例(9.2%)和2例(3.2%)。

結論

對于先前用紫杉類、蒽環霉素和/或曲妥珠單抗治療的HER2陽性轉移性乳腺癌女性,在該隨機II期試驗中,與拉帕替尼加卡培他濱相比,吡啶替尼加卡培他濱在總體緩解率和無進展生存率方面具有統計學意義。


JCO:肝細胞癌治療進展

美國臨床腫瘤學雜志8月刊發表了一項肝癌治療研究

新輔助三維適形放射治療可切除的肝細胞癌門靜脈腫瘤血栓:一項隨機、開放標簽、多中心對照研究

目的

比較新輔助三維適形放療(RT)和肝切除術與單純肝切除術治療肝細胞癌(HCC)和門靜脈癌栓(PVTT)患者的生存結果。

患者和方法

2016年1月至2017年12月,在可切除的HCC和PVTT患者中進行了一項隨機、多中心對照研究。患者被隨機分配接受新輔助RT,然后進行肝切除術(82例)或單純肝切除術(82例)。根據修訂的實體瘤療效評估標準(mRECIST)指南評估RT的治療效果。主要終點是總體生存。RT和手術患者血清白細胞介素-6(IL-6)的表達與對RT的反應相關。

結果

在新輔助RT組中,17名患者(20.7%)有部分緩解。新輔助治療RT組在6、12、18和24個月的總生存率分別為89.0%、75.2%、43.9%和27.4%,而單純手術組分別為81.7%、43.1%、16.7%和9.4%。

相應的無病生存率分別為56.9%、33.0%、20.3%和13.3%,對照組42.1%、14.9%、5.0%和3.3%(P <0.001)。在多變量Cox回歸分析中,與單純手術相比,新輔助放療顯著降低了HCC相關死亡率和HCC復發率(風險比0.35 [95%CI,0.23-0.54; P<0.001]和0.45 [95%CI,0.31-0.64; P <0.001])。在RT前血清和腫瘤組織中IL-6的表達增加與對RT的抗性顯著相關。

結論

對于可切除的HCC和PVTT患者,新輔助RT可提供明顯優于單純手術的生存預后。IL-6可預測患者對RT的反應。


JCO:流感疫苗在癌癥患者中的有效性

盡管擔心疾病或治療相關的免疫抑制,但季節性流感疫苗依然被推薦給癌癥患者。本研究的目的是評估疫苗對實驗室確診的癌癥患者流感的有效性。

患者和方法

我們對加拿大安大略省2010-2011年至2015-2016年流感季節期間接受流感檢測的18歲及以上癌癥患者進行了觀察性試驗陰性設計研究。我們將個人癌癥登記、呼吸道病毒檢測和衛生行政數據聯系起來,以確定研究人群和結果。疫苗接種狀況由醫生和藥劑師開具的賬單確定。我們使用多變量邏輯回歸來估計VE,并根據年齡、性別、農村地區、收入五分位數、癌癥特征、化療暴露、共患病、以前的醫療保健使用、流感季節和日歷時間進行調整。

結果

我們確定了26463名癌癥患者接受了流感測試,其中4320例(16%)測試陽性,11,783例(45%)接種了疫苗。平均年齡70歲,52%為男性,平均確診時間6年,69%為實體瘤或惡性腫瘤,23%接受積極化療。對實驗室確診流感的VE為21% (95% CI, 15%至26%),對實驗室確診流感住院的VE為20% (95% CI, 13%至26%)。實體瘤或惡性腫瘤患者的VE值為25% (95% CI, 18% - 31%),而血液病惡性腫瘤患者的VE值為8% (95% CI, -5% - 19%) (P = .015)。積極化療對VE無顯著影響,尤其是對實體腫瘤患者。

結論和相關性

我們的結果支持為癌癥患者接種流感疫苗的建議。血液病惡性腫瘤患者的VE值明顯降低,而實體腫瘤患者接受積極化療的VE值無明顯差異。在癌癥患者中優化流感預防策略是必要的。


JCO:直腸癌患者堅持健身或能緩解病情

一項最新研究結果顯示,如果轉移性直腸癌患者在接受化療期間進行適度的體育鍛煉,往往可以延緩病情的發展,化療后的嚴重副作用也更少。

德納—法伯癌癥研究所和布里格姆婦女醫院的研究人員近日在《臨床腫瘤學》雜志上發表報告稱,在這項為期 6 年的研究中,即使是每周步行 4 小時或 4 小時以上的低強度運動,也能使癌癥病情的發展或死亡減少近 20%。該分析暗示,那些進行更多體育鍛煉的患者,他們的生存期可能會延長,但這一數據沒有統計學證據。

該研究的資深作者、德納—法伯癌癥研究所醫學博士杰弗里 ·A· 邁耶哈特稱:“我們發現,從統計學上看,從事某種體育活動的人在無進展生存期(PFS,即參與者完成問卷調查后到癌癥發展或者死亡之前的時間)方面有顯著的改善。雖然這可能也會對總體存活率產生影響,但在統計學上并不顯著,因此我們應當進行進一步的研究。”

該研究第一作者、醫學博士布倫丹 · 蓋里奧在布里格姆婦女醫院任職住院醫生時進行了這項研究。他表示:“每天進行 30 分鐘或 30 分鐘以上的適度體育鍛煉,可以減少 27% 與治療相關的嚴重毒性。”

此前的研究已經發現,經常鍛煉可以降低結腸癌復發和死亡的風險,但之前研究中的結腸癌尚未轉移到身體的其它部位。研究人員表示,這是首次研究體育鍛煉與晚期轉移性結直腸癌生存率之間的關系。患者們參與了由腫瘤臨床試驗聯盟和美國國家癌癥研究所資助的晚期結直腸癌研究。

在開始治療后的一個月內,患者被邀請完成一份調查問卷,詢問他們過去兩個月內的體育活動情況。這項研究最終共有 1218 名患者參與。研究人員稱,這些數據很重要,進一步的隨機前瞻性研究將有助于驗證這些結果。

根據患者的描述,研究人員根據每周代謝當量任務,對他們的體育鍛煉進行了量化。劇烈運動被定義為任何需要六個或六個以上代謝當量的運動,如跑步、騎車、網球、滑雪或游泳。非劇烈運動則包括散步、爬樓梯或者瑜伽。

數據分析表明,這些參與者的無進展生存期在統計學上有著顯著差異,這種差異主要源于 20% 更喜歡運動的患者。邁耶哈特補充說:“這些發現能夠證明鼓勵患者鍛煉身體是合理的,可以將癌癥患者推薦給物理治療專家或者提供群體訓練的一些培訓項目。”

分析還發現,與每周運動少于 3 小時的患者相比,每周運動 18 小時或者以上的患者總體生存率提高了 15%。然而,這一差異在統計學上并不顯著,也就是說這可能是一種偶然的結果。


JCO:乳腺癌患者中的脂肪組織分布和心血管疾病風險的相關性

目的

血管疾病(CVD)是乳腺癌幸存者中發病率和死亡率的主要原因。盡管體重指數(BMI)與CVD風險相關,但脂肪組織分布可能更好地識別乳腺癌后具有CVD高風險的患者。因此,本項研究旨在探究二者的關系。

方法

研究人員收集了2943名未患有CVD的非轉移性乳腺癌患者,并統計了非致命性中風,心肌梗塞,心力衰竭或CVD死亡的發生率。同時通過測量了內臟脂肪面積,皮下脂肪和肌內脂肪。

結果

納入的研究人群的平均年齡為56歲。在6年的中位隨訪中,發生了328次CVD事件。內臟或肌內脂肪的面積增加均與CVD風險增加相關(HR,分別為1.15 [95%CI,1.03至1.29]和HR,1.21 [95%CI,1.06至1.37])。在體重正常的患者中,內臟脂肪增多的患者,CVD風險增加70%(HR,1.70 [95%CI,1.10至2.62])。

結論

內臟和肌肉內脂肪面積的增加與乳腺癌患者的CVD發生率增加相關,而與先前存在的CVD危險因素和癌癥治療方法無關。



小提示:78%用戶已下載梅斯醫學APP,更方便閱讀和交流,請掃描二維碼直接下載APP

版權聲明: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創編譯整理,未經本網站授權不得轉載和使用。如需獲取授權,請點擊

只有APP中用戶,且經認證才能發表評論!馬上下載

web對話
500彩票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