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

成立3年赴美IPO卻“可能永遠無法盈利” 基因編輯還能誘人多久?

2019-10-12 作者:武單單   來源:億歐 我要評論0
Tags: 基因編輯  CRISPR  

在國內曾掀起“軒然大波”的基因編輯,近日又被一份招股書激起了一陣浪花。近日,Beam Therapeutics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了納斯達克上市申請。這家公司由“CRISPR大牛”張鋒、David Liu和J. Keith Joung創立,主要利用單堿基編輯技術開發精準基因藥物。招股書顯示,Beam Therapeutics計劃募資1億美元,交易代碼為“BEAM”。

7個月前,這家公司剛剛完成1.35億美元B輪融資。在各路資本、明星創始團隊的加持下,這家公司卻在招股書中說“未從產品銷售中獲得收入,也可能永遠無法盈利”,這究竟是不是在自掘墳墓?

“明星團隊”創立,CRISPR先驅加持

必須承認的是,Beam Therapeutics足夠“硬核”,其產品所運用的核心技術——單堿基編輯技術曾經入選“Science 2017年度十大突破”。除此之外,自帶光環的三位創始團隊成員也為其加了不少分。

張鋒出生于石家莊,是斯坦福大學化學及生物工程博士、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理學院終身教授,也是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發明者和最重大的規則制定者之一、CRISPR Cas9技術應用在人體細胞中的第一人。除此之外,目前張鋒名下還有基因編輯農業PairwisePlants和分子診斷技術Sherlock Biosciences兩家公司。

美國哈佛大學David Liu是博德研究所教授,其所領導的課題組開發了基于CRISPR/Cas9的單堿基編輯器(base editor, BE),有效解決了精準修復致病基因點突變難題。

J. Keith Joung是麻省總醫院病理學博士、研究團隊副主任,曾帶領團隊開發和優化了用于定制基因組編輯的分子工具,使科學家能夠以極高的精確度改變活細胞的DNA序列(從果蠅到人類)。

據媒體此前報道,David Liu實驗室已經開發出多個DNA堿基編輯平臺(DNA base editor platforms),張鋒團隊也已研發出RNA堿基編輯平臺(RNAbase editor platform),Beam Therapeutics的核心技術正是建立在這兩大科研突破之上。

而說到張鋒和J. Keith Joung,更有意思的是,Beam Therapeutics并不是他們操盤的第一家赴美上市的企業。在2016年年初,張鋒就曾將其聯合創辦的EditasMedicine送入納斯達克市場,J. Keith Joung正是EditasMedicine創始人之一,而這家公司也成為了首個登陸納斯達克市場的基因編輯股。在2018年底,EditasMedicine在研療法EDIT-101的IND申請以受到FDA批準進入臨床實驗。

在去年,EditasMedicine實際上還通過協議合作獲得了Beam的部分股份,但Beam Therapeutics CEO John Evans表示,兩家公司并不構成競爭關系。

“未從產品銷售中獲得收入,也可能永遠無法盈利”

然而,市場和資本極度看重的“商業化”,對于Beam Therapeutics來說或許有些尷尬。

Beam Therapeutics在招股書中寫道:“自成立以來,我們已經蒙受重大經營虧損。”數據顯示,從2017年1月25日(成立之日)到2017年12月31日為止,其已經凈虧損800萬美元,2018年全年,虧損再度擴大,為1.167億美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Beam Therapeutics已經形成了1.562億美元的累計赤字。


不過就研發投入來看,Beam Therapeutics還算下血本。自成立至今,其已在研發方面投入約6000萬美元,在增長率變動方面,研發支出相對穩定。

對于持續的虧損,Beam Therapeutics認為是在意料之中。其表示“依然會將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研發中”,并預計“凈虧損可能會在每個季度之間大幅波動”。

Beam Therapeutics對于研發和市場化的謹慎,招股書長達70頁的“風險提示”內容也足以見得。其中提到,其所有研究計劃仍處于臨床前或研究階段,失敗的風險極高,在尚未證明有能力啟動或成功完成大規模的關鍵性臨床試驗、獲得市場批準、制造商業收入的藥物之前,其將面臨巨大的風險。

盡管Beam Therapeutics已有12條產品管線,但大多處于研究或先導化合物優化階段,還未在人體臨床試驗中評估任何候選產品。并且在當下,還沒有涉及與Beam Therapeutics技術類似的基礎編輯技術的臨床試驗,Beam Therapeutics頗有些“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境地。

關于基因編輯的事故頻發,也是懸在其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在遺傳醫學領域,此前由于對患者DNA的錯誤編輯導致淋巴瘤白血病或其他功能異常的細胞的意外不在少數。“我們無法保證基礎編輯技術不會引起不良副作用。”Beam Therapeutics表示。

此外,就新藥研發而言,一般從發現到可用于治療患者的新藥,大約需要10到15年的時間才能開發出來,如此長的周期讓Beam Therapeutics的“翻身”,又多了一道檻。

顛覆性技術VS商業前景,魚和熊掌能兼得嗎?

巨額投入、持續的虧損,是否意味著基因編輯的發展征程,就此劃上句號?對于張鋒和他的團隊來說,是否并不如此。

Beam Therapeutics對于自身項目在行業所創造醫學價值,有著足夠的自信。招股書中稱,其所擁有的單堿基編輯技術將使得新型精準基因藥物成為可能,并且,這種藥物是以基因組中的單個堿基為靶點,不會造成DNA中雙鏈斷裂。

從長遠應用效果來看,其基因編輯平臺還有望實現基因校正以修復位點突變、可編輯已知可預防或改變疾病風險的基因中自然發生的單堿基變異、通過改變基因的調控區域來實現基因沉默和基因激活,乃至同時對多個基因進行多重編輯等功能。

目前,Beam Therapeutics已經成功證明了電穿孔技術和AAV(腺相關病毒,一個常見的人細小病毒)以及LNP(脂質納米粒子傳遞技術)在小鼠體內進行堿基編輯的可行性。

基于醫學界基因治療、基因編輯和交付模式方面已經取得的臨床、監管和制造進展,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給Beam Therapeutics形成鋪路和參考,加速其臨床試驗和推進接下來的審批。

據預估,Beam Therapeutic會在2020年進行臨床前試驗,若順利的話,Beam Therapeutics將會在2021年啟動申請臨床研究批件(IND)。

橫向對比全球基因編輯領域3家上市公司代表——Sangamo Therapeutics、Horizon Discovery Group和CRISPR Therapeutics,已經在2018年分別實現了8445.2萬美元、7118.6萬美元和3197.7萬美元的收入,并陸續開啟商業化,但巨大的研發投入依然成為了它們創造盈利路上的“絆腳石”。

根據美國MarketsandMarkets咨詢公司數據,全球基因組編輯市場(包括CRISPR、TALEN和ZFN)的規模將從2017年的31.9億美元增長到2022年的62.8億美元,復合年均增長率達14.5%。

而二級市場對于基因編輯的商業前景態度也持續向好,例如CRISPR Therapeutics的市值曾一度逼近50億美元,這類基因編輯公司大多還處于研發階段,尚未出現成熟的產品。

在臨床試驗方面,行業近年來的進展也比較迅速。2018年9月,Sangamo Therapeutics治療粘多糖二型的基因療法藥物SB-913的首批臨床試驗獲得進展,結果證明基因治療起到了治療效果,同時在長達32周的試驗中,也并未發現藥物的副作用;在今年年初,曾有基因編輯藥物成功推進臨床實驗的新聞爆出,愛丁堡大學的研究人員利用基因技術將一種人類基因拼接到雞的DNA中,使后者所下的雞蛋內含有大量的抗癌蛋白質,可以有效用于癌癥等疾病的治療。

如此看來,“魚和熊掌兼得”似乎是遲早的事,但待解的倫理問題、有待進化的基因編輯技術和更為長遠的定價問題,都意味著市場可能需要給基因編輯多留些耐心。



小提示:78%用戶已下載梅斯醫學APP,更方便閱讀和交流,請掃描二維碼直接下載APP

只有APP中用戶,且經認證才能發表評論!馬上下載

web對話
500彩票网开奖结果